【Act.1 埋下】

  一年一度的夏季盛會伴隨著新生的加入,在開學後的期初考試結束,氣氛即將火熱的延燒整個夏天。
  為取得前進甲子園的門票,各縣的棒球名校、不知名校展開多場激烈的爭鬥。
其中,關於琦玉縣的競爭賽事──
  西浦高中第一場正式的比賽,對手是種子球隊的『桐青高中』,去年的優勝隊伍。
  雖然西浦高中並不被大眾所看好,但由於選手們在監督、顧問的陪同下,賽前做了許多調查、分析、練習等準備工作。在此場苦戰中最後終於以一分之差5:4的分數險勝了桐青高中,取得晉級的資格。
  之後的球賽,對手因他們打贏了去年的優勝隊,且全部的隊員都是一年級新生的新生軍團,在心情上難免有些驚訝與寒意,使得出場球員在場上的略顯表現不佳。
另一方面,西浦高中在投補巧妙的配合,以及所有隊員的努力下,也因他們第一場比賽就擊敗第一種子球隊,擁有了無比的信心,促使他們在比賽中表現出色,連續先持得點,取得比賽的勝利。
連續贏球的情況下,讓西浦高中順利晉級成為前八強隊,而這八隊分別是千朵高中、ARC學園、春日部高校、武藏野高校、上野商業、嵐山高中、大井北高中以及西浦高中。

  接著的賽程,敵隊是武藏野高校,該校的王牌投手是本季球賽中備受矚目的『榛名選手』。
  中學時,阿部くん與榛名選手同屬於SENIOR球隊,這之間二人雖然有些小磨擦,但還是一直合作到最後。

  原先大多數觀賽者,都比較覺得擁有投快速球的王牌『榛名選手』的武藏野會是領先的局面。會這麼想或許是因為他們沒有去看西浦高中打贏種子隊『桐青高中』那場比賽吧!

  在比賽開始前,兩隊選手的練習時間。
  榛名選手楷同秋丸來到西浦高中的休息區。
  「隆也,你們能打進前八強也已經算很厲害了。但接下來,還是乖乖回學校準備明年度再參賽吧!因為你口中最差勁的投手『榛名』我會親自送你們出場票劵。」榛名元希狂傲的說。
  「明白了吧,隆也。」
  「說話別太自滿!比賽還沒開始,鹿死誰手猶未知。況且我們西浦高手也有王牌投手存在。」阿部伸手往旁邊一抓,將站在附近看的三橋扯向前,並說:「三橋,本隊的ACE,我的搭檔。我無法認同你的想法,所以不會輕易就認輸的,準備接招吧!」
  「哼!拭目以待。」
  榛名嘴角上揚的說了這句話,便與隊員走回武藏野的選手休息區。

  兩隊勢均利敵,比賽一開打就相當的精彩。
  武藏野依舊照慣例,第四局才安排榛名選手當任投手。也因此,西浦高中暫時以0:2的局勢領先。
  第四局換武藏野守備了,站在投手丘上的是榛名元希選手。他一站上投手丘就給西浦下馬威,立刻目不暇給的三振一名打擊者,緊接著的二名打者也被榛名的快速球給三振掉。
  第五局武藏野在進攻打擊方面可圈可點,但卻也才拿下一分!可見得西浦高中的守備實力不容忽視,特別是在外野手的花井。
第四局下半後,由榛名擔任投手開始,使得西浦的進攻能力大減。連田島君也頻招到三振。
  而另一隊伍武藏野,在第五局、第六局,還有第八局各拿下1分。
  比賽進行到了第九局,目前比數3:2。
  武藏野努力想再取得分數,但是面對西浦卯足勁使命的防備,終究還是未能成功再取下任何一分。
  九局下半,在比數3:2的情況下,換由西浦打擊。
  無論如何,這一局武藏野都得守住,至少不能讓西浦拿超過一分的得分。因為他們知道,若進入延長賽他們鐵定可以獲勝。
  首先打擊輪到西浦高中的第四棒、三壘手,背號5,田島悠一郎。
投手投出,第一球,好球。
  補手將球傳回投手手中,並做出暗號指示下一球的球路。是正中央的快速球,田島直感敏銳神準的用力揮棒。『鏘!』球被擊出,並從投手的身旁飛過。飛呀!飛呀!直到碰到外野的圍牆才在碰撞後落到草皮上。
  「Go! Go! Go~~~」西浦高中場邊支援賣力指揮。
  外野手拾好球傳回前方,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  田島已安然在二壘等待後續的進攻。
  「一、二,打的好。田島你太帥了!!」水谷等隊友為他歡呼。
  「花井,加油!! 接下來看你的了。要把田島送回本疊呀!」泉對著要就打擊位置的下一名打者呼喊、聲援。
  第五棒、右外野手,背號9,花井 梓。
  無人出局情況、1人上二壘,監督做出暗號『觸擊短打』指示,但不巧卻擊出了三壘方向的滾地球。所幸花井くん人高腳長,拼命的衝向前。一壘守備在接住三壘手的傳球,隨即觸殺以划壘之姿踏上一壘壘包的花井同學。
  「SAFE!」一壘裁判,判決花井的腳快了瞬間踢到壘包。
  「yes!」花井激動的握拳。
  「one, two, nice!!隊長幹的好。」
  第六棒、一壘手,背號6,沖 一利。
  依教練指示,第一球就出手,擊出投手前方的觸擊短打。雖然打者在上壘前就被封殺了,但另外的二名跑者紛紛跑向二壘和三壘。
  目前九局下,打擊輪到第四名打者,現在比數依舊是3:2的情形。
  第七棒、左外野手,背號7,水谷文貴。
  百枝教練給他的暗號是長打。很可惜的是第一球還沒適應投手的快投球速,揮棒落空了。
  第二球,雖擊中球卻因是擦棒而過成了界外球。
  第三球擊出,球飛的很高,但可惜的這是高飛球。所幸在壘上的二名跑者仔細觀察,沒有隨即奔馳,因此沒造成雙殺的局面。
  二人出局,一、三壘有人。
  緊接著,打擊輪到第八棒、投手,背號1,三橋廉。
  下一棒也就打擊準備位置等待。
  「三橋~」阿部叫住三橋。
  「...阿部君...」
  「加油!!都已經打到這裡,不管結局如何,你是隊上的王牌。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。」阿部拍拍三橋的肩膀。「瞄準了再揮棒。」
  三橋點點頭,走進打擊區就定位。
  武藏野的補手開始對投手指示。
  榛名不知是已累?還是因為打擊輪到對方的投手,抑或是看到隆也而心神不寧、或說情緒再度抗奮起來?第一球投出,球沒握好似的,竟然投出暴投。差點就投在打者身上,非常驚險的一球啊!
  下一球補手可不敢再指示投手投內角球了。
  (正中直球呀!冷靜點,再一人出局比賽就結束了。)榛名選手的心語。
  投手丘上,投手準備開始投球。
  咻-啪!是快速球。
  「壞球。二壞球,無好球。」裁判宣佈。
  補手有點驚訝,雖然球略偏高,但應該還在好球區才是。(也許是因為打擊者較嬌小之故.)
  補手將球傳給投手。
  隨即大喊:「Two Out !!」手指比著2出局的姿勢。用意在鼓舞士氣,希望投手能更加集中精神。
  然後補手就守備位置,接續指示球路。
  第三球,偏內角低球,投手投出。
  (慘了!手滑。)榛名心中大叫著不妙啊!
  打擊位置上的三橋,眼見球朝他飛過來,就在他手足舞蹈一團亂之際,球已經打在他的腰部。
  「三橋!」阿部見狀火速奔向打擊區。
  「沒事吧?痛不痛?」
  擔心他受傷,要掀開他的衣服察看檢視一番,卻被三橋死命的緊抓住衣服。
  「大丈夫!...我沒事...不痛的,還可以跑。」三橋握住阿部要掀開他衣服的手,認真的說:「比賽還沒結束,我不要提前出局。」
  「我想贏!能贏吧?」閃動的雙眼詢問阿部。
  沒等阿部回應,三橋小跑步上一壘。
  (好痛!可是比賽還沒結束,他不想換人。)三橋不想離開球場,忍著痛跑向一壘。
  出乎意料,原本比賽應該在這一棒打擊就結束。卻因為武藏野的投手榛名連投三壞球,其中還有觸身球護送打者上壘,造成現在2人出局下,滿壘的大危機。
  如果榛名能三振下一棒打擊者,那麼這場球賽就是他們武藏野高中獲勝。若不能,比賽就會進入延長賽或是被反敗為勝的情景。
  比賽再度掀起高潮,觀眾們卯勁加油、屏息觀戰!觀賞這場比賽勝利關鍵的一幕。
  九局下半,西浦高中的進攻。目前二人出局,滿壘的情況下,打者輪到第九棒、補手,背號2,阿部隆也。
  (能贏吧!)三橋的聲音在阿部君的腦海中餘音繞樑,使他燃起熊熊烈火,鬥志火力全開。
  (可以的,會贏的!)阿部君的心語。

  第一球,榛名就投出他的拿手絕招,快速球。
  阿部用力的揮棒了!但時機不夠準確,揮棒落空。
  「一好球。」
  第二球,偏外角的壞球。打擊者沉穩的選球。
  「一好一壞。」
  第三球、也是快速球,打擊者使勁揮棒!可惜,擊出了界外球。
  「二好球一壞球。」
  (只剩最後一球了,振作點呀!隆也。成敗全看這最後的一擊!要獲勝啊!)
  想看他開懷的笑、想證實三橋有王牌的實力、想讓他更加有信心。
  (可以贏的。都已經走到這地步,豈能輸?)
  第四球,榛名再度投出他的絕技。無論如何,他也不想輸球。
  阿部拿捏準時機、全神貫注,唯一信念『打擊出去,贏得比賽。』為了三橋這位王牌、為了見到他的笑靨。
  振臂高揮,擊中球心。球越過投手丘從榛名選手旁閃速而過,飛的很高很遠,途經中堅手又過了外野手,飛向了計分看板。『呯!』一聲,全場嘩然。
  「哇!──」
  歡呼聲如雷貫耳,隨即響徹雲霄,籠罩全場。
  西浦的啦啦隊吹起『TAKAYA』奏鳴曲,然後再吹奏『勝利之歌』。
  是再見全壘打!
  誰也沒有料想到──在這最後關頭西浦高中的第九棒,捕手『阿部隆也』,居然擊出再見全壘打,滿分紅不讓。
  在投手丘那邊,榛名元希真是傻眼@_@
  看來這場比賽的幸運女神是站在西浦這邊,武藏野註定敗給這支新生軍團。
  奔向本壘包,阿部小跑步的跑回休息區。
  三橋見阿部回來,立刻衝向前:
  「阿部君...厲害...你好厲害哦...我們贏了...贏了!」他因喜悅而輕跳舞飛揚。
  隊友們紛紛讚不絕口。
  「打的好。」
  「阿部,最後一擊真是太棒。」
  「真不敢相信,我們贏了耶!打贏武藏野。」
  「幹的好。」教練走上前,拍著阿部的右肩讚揚:「晉級四強,接下來就是準決賽。」

  武藏野V.S.西浦
  結果,比數3:6,武藏野高校落敗。
  由西浦高中進入前四強。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bot0083 的頭像
robot0083

超時空女孩

robot00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